中產階級這 4個字,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「熱門」過。從 2006年底日本趨勢學者大前研一 (Ohmae Kenichi)推出《 M 型社會》以來,不論是否讀過,但對於「中產階級消失危機」的論點大多都還能朗朗上口,就連跟計程車司機也能聊上幾句;而美國正值總統選戰初選,各家人馬動不動就喊出與「中產階級」相關政策,塑造為大眾謀福祉的印象;同時,各國的貧富差距也不停擴大,每當看到發展中國家摩天大樓與貧民窟並陳的景象,總是讓吃不飽也餓不死的「中產階級」,心頭一驚。

而中產階級( 假如仍存在的話 ),似乎就在一種不上不下的境界拉鋸、掙扎。有時看到 1坪要價不斐的豪宅,心裡就挺不是滋味;但聽聞社會邊緣人的故事,又急忙想伸出援手、替他們做點什麼,也常處在一種比上不足、比下有餘的尷尬。

但根據經濟學人(The Economist)評論認為,在現今物質生活以及科技醫藥均大幅改善的情況之下,不論是金字塔頂端的富豪,亦或是日子還算過得去的「中產階級」,其實生活品質是相差不大的。的確,所得、貧富差距增大是事實,但同樣值得注意的是,生活品質與滿意度並不見得會和所得成正比。因此該評論認為,單看「賺多少錢」其實只是 1 個面向,現在不妨看看我們「花多少錢」、「錢怎麼花」、以及其價值所在。

該篇評論引述賓州大學 (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) Dirk Krueger教授在 2006 年所做的研究,認為在財富不均等擴大的情況下,美國民眾消費不平等的程度,其實已經數十年來沒有變動了;而美國以及其他市場健全的民主國家,富人與一般民眾的快樂指數其實相距不多。以電冰箱為例,不論家中擺的是要價新台幣 40萬元、廠商號稱「食物保存劃時代發明」的 Sub-Zero冰箱,還是只是數千元的國產冰箱,其實這 2 者間的差距,遠不如標價來的驚人,最起碼民眾都還可享有新鮮牛奶喝。真正相差甚遠的,其實是那些完全負擔不起家電以及必需品的人。

當中產階級看著汽車雜誌中的超級跑車流口水,但放假只能認命的擦洗著自己的小 March 時,也別忘了美國生活在貧窮線以下的民眾,當中有70% 擁有 1台車以上。不論家中車庫停的是保時捷 (Porsche)還是 March,其實對於駕駛的經驗是大同小異的;搭飛機坐頭等艙還是經濟艙也是相同的道理。

若由消費面向觀察,便可發現現代社會的不平等其實已經大幅縮減,這也反應在民眾的平均壽命、休閒娛樂等。當然這並不是說窮人自此都不再受苦、或者是不平等已經完全消彌,這是不可能的,像昂貴的高等教育讓窮人更難藉由知識翻身,就是一個亟待解決的議題。但正如諾貝爾得主、經濟歷史學家 William Robert Fogel所說的,長久以來衡量經濟發展的程度,過度著重名目指標以及相對性的差異,但往往忽略實質上,全球大部分國家的民眾生活水準,已經整體向上提升的事實。

因此,當下回媒體上再度出現民眾痛苦指數攀升的消息,不妨想想看痛苦來源是因為日子真的過不下去,還是因為沒辦法住豪宅、用奢侈品?「知足常樂」這句連小學老師批改作文都嫌老掉牙的成語,或許仍有其意義。當然,能住進大安森林公園對面的「勤美樸真」、客廳裡擺著先鋒 (Pioneer) 的Kuro 電漿電視固然很好,也能從同儕欣羨的眼神中獲得小小虛榮;但上一次在家開心看著 DVD、或者自己開伙下廚宴請好友究竟是什麼時候?恐怕才是我們內心深處沒有辦法迴避的問題。

--
久沒發文後的第一篇文竟是轉貼文,難道說我已經山窮水盡了嗎!?

不~~~~

只是純粹因為這篇文章點出了M型指標內某些看不見的論點,在這個"M型"模型逐漸氾濫的時刻(連PTT都有M型OP、M型徵友了),我們需要多點不同的觀點來思考這問題。

究竟那些走在M型右方的人,應該說,將社會切成M型的那把無形的刀,僅僅只是建築在金錢或者物質生活上嗎?上面那篇文章點出了一個重要的觀念,如果在基礎的生活上,那麼只有極少數無法得到正常生活品質的人才是痛苦的,他們的生活可能你我都難以想像:沒有電視、沒有冰箱、吃著腐敗的食物、冬天沒有熱水可以洗澡等等,如果以這標準來評量這個社會,那麼應該會得到一個極為右傾的M字吧。

所以我們也可以活在M字的右方,只要我們看清自己的手邊擁有的即可。

只是最後我還是要自打嘴巴一下,如果慾望可以這麼輕易地被控制、消散,那麼現在人類的社會應該就不會如此繁華了吧!?因為有了慾望,所以驅使我們想要得到更好的人事物,如此會帶動整體的發展,但也帶來了競爭、不滿和差異。

先說到此,改天再補上。

本篇文章來自前同事艾爾文的blog,感謝他,因為那是私人空間,不便貼上網址,請sorry。

gi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